1
1
1
1
1

精美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精美散文 > 文章内容
1

一叶知秋

作者: 松月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4-05-06 阅读: 美文投稿
1
1
1
1

       秋来了,无论你对盛夏有多么留恋,多么不舍,也无论你是否对它发出邀请,秋都会在季节的当口,携着残荷,携着田野的金黄,携着丰收的稻谷堆,携着一份安静与纯粹,在一场场秋雨中,轻轻敲开千家万户的门窗,矜持而又明快的走近你,带给你生命里又一季不同的秋天。

       进入11月,供暖期开始了。然而今年的秋来却是暖暖的,艳阳高照的。每天清晨,当我坐在家中吃早点的时候,我都会被南窗外那迷人的霞光吸引,我会对家人们嚷嚷说,你们快看,窗外那阳光,多迷人!早上六七点钟,开车送儿子上学,天上、湖上,两轮又大又红的太阳交相辉映,发出金灿灿的光芒。数百只海鸥在那万丈光芒里飞翔,舞动翅膀,这些来自大海的精灵,丰满着洁白的羽翼,在晨光之中,是那么灵动、流畅,吸引人们人驻足观赏。沿着蜿蜒的湖岸行车,我喜欢听莫扎特的小夜曲。一曲曲,钢琴清脆的声音,婉转,欢快,空气里弥漫着洁净、透明、纯粹。

       每到这时节,银杏树就开始展现她生命里最为华美、最为璀璨的美。办公楼东门口的几棵银杏树金灿灿的。每片叶子都透着一抹纯净的鹅黄。秋天的主色调该是金色的。你看那银杏树,树梢上的叶片和落在地面的叶片,把原本枯燥无味的铁栅栏围起来的小角落渲染得诗意盎然。而职工食堂南门口的那几棵长得好似同胞兄弟般的九棵银杏,看起来黄的更为纯粹、更为鲜活,他们个子不高,树身高度大概四米左右,都顶着一头丰沛的发冠,叶子齐刷刷的一色金黄,在那古朴的粉刷得雪白的砖墙衬托下,显得更为灵动,又因为秋天里格外澄澈的蓝天帷幕,再加上那自天幕挥洒下的阳光照耀,真真如那诗经所歌咏一般“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这几棵昂扬着的银杏,恰风华正茂的少年,让人们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在心里多了份明朗与鲜亮。

       仰望那满树金黄的银杏叶,触摸扇型的叶片,虽已渐渐的失去了水分,分明的脉络里,让 人仍不由的深深的感悟到生命的壮美。它微微弯曲着,叶柄稍微的仰着,这样的姿态将成为它在这个世界最后的姿态,直到粉碎成尘,在生命最后的时刻,叶子依旧把无私的爱融进每个细胞当中,愈是到最后愈是显出生命中最靓丽的颜色,然后慷慨的给予这平凡的世界,给予哀伤的人以抚慰,给予碧绿的草丛以点缀、连沉稳的青石板路上都能见到叶子们飞舞的身影,她飘落到哪里,哪里就多了一抹色彩,增添了一丝不平常,在秋雨飘摇里,叶子们会更加的鲜亮,雨中的秋叶是饱含着萧瑟味道的。当最后一片叶子飘落的时候,银杏树突兀着枝干,落下片片金黄,它们层层叠叠,随着风儿,卷起,落下,滑动,飞扬,想要真的观赏叶子们自然的舞蹈,要有淡然的心境和发现的眼睛。

       秋日里,我迷恋每一片在街口、小巷、河湾里或是飞舞,或是飘零着的秋叶。泰戈尔曾赋诗曰:“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少不知事的时节,只能赏得夏花的灿烂,却未曾体味秋到秋叶的静美。原来对自然、对生命的探寻与发现是随着岁月的累积一点点的修炼收获的。日暮时,天幕暗下来,街灯瞬间亮起,昏暗的街巷旁,黑压压的森林在傍晚浓墨般的黑中演奏着小夜曲,风摇起来,叶落下来。咔咔,那声音绝不同于盛夏时节,这演奏的是生命谢幕的最后交响,有些哀伤,有些凄婉,自然里的作别从不矫揉造作。那叶片随风飞舞着,划着优美的斜线,一片接一片,好似赛跑般的扑向大地,投入到永久的怀抱中。在这无声的离别里,大树依然以仰望的姿态直面上苍,他在守候着下一个春天。

       今天的秋天是格外美好的。在我的记忆画册里老边沟的秋叶之美是无可比拟的。我们搀扶着母亲,走进老边沟如火的秋叶之中,八十六岁的母亲浑浊的双眼被那火红的枫叶点亮了。她有些贪婪的四处\xB2t望,枫叶们或如临水照花、或如被仙人用朱沙描染了般,叶子红如丹朱,不是黄里带红,而是纯净的、沉稳的红。一幅“林暗交枫叶,园香覆橘花”的景象。这时候,你就不由得不敬佩起大自然的创造力来。有棵树,不知晓它的种类,只见它枝干风骨凛然,叶子细小如柳叶,又不似柳叶那么纤长柔美,略略短了些,每一片都是纯粹的深红色。一眼望去,就想,这树红的有风骨、有味道,该让那善于丹青描慕的国画家看到,那就一定能绘出叫人叹为观止的丹青力作。陪伴母亲走在栈道上,清澈的小溪映照着枫叶,几片落下来的,就随着小溪欢快的奔下去,或是蜿蜒在赭石色的大石头处,堆积在一起,缠绕了一会,再欢快的奔过去。夜晚,我们宿在山脚下的农家客栈,一大家人仰躺在在一铺火炕上,起风了,急促的风带来急促的雨,我在想,一定又摇下了许多的红叶了,雨落下来,噼噼啪啪,声响脆亮,好似就砸在我们的头顶上。二姐有些辗转难眠了,乡下土炕上的夜晚让她一下子彷如回到了从前。她说,我见你香甜的睡着,如同小时候一样。小时候,我们就是这么躺着。东屋里面是父母亲带着我们,西屋是大哥和二哥。如今再也见不到父亲了,父亲在四年前已经化成了一片落叶,别过了我们,回到了老家的河岸上长眠。在肃杀的深秋去看望父亲,那林间的落叶,每阵风都好似一个发令的号角,叶子一片片,一树一树,在那林中纷纷扬扬的飘落。让我伫立林中,无法释然,无处倾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落的最晚的当数那些槐树、柳树了,这些树的叶子依然挂在枝头,虽墨绿中带了点浅黄,却依然在微风中摇曳着。母亲站在窗口远眺,不由得自言自语道,这叶子还绿着呢。我接话说,真不错呢。母亲说,霜降了就落了。我在心里计算着那霜降的日子,心想,霜降了,叶子该是都要落了,秋过去了,冬就来了,而那个嫩芽般的早春也就离我们不远了。这一季,那一季,轮回反复,生命在这更迭之中,若不是空空的只任凭时光流逝,握住生命里最美好的,跟着岁月的脚步,一点点的往前走着,愈是深秋愈是如那秋叶般的有了更为丰富、更为深厚的色彩,即使是到了生命落叶的时刻,也是欣慰、无憾的。

       将一叶秋叶夹在书中,做成岁月的书签。窗外又起风了,晨光中的叶子们通身透亮,它们随风摇曳,好似在跳着优美欢快的“波尔卡”------

【读更多优美美文点击精美散文阅读www.djc668.cn
1
1
1
上一篇:春来了 下一篇:等你,来爱我
1

相关阅读

1
1
1
1
1
1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1
1
1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1
1
1
1
1
1

深度阅读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