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1
1

经典短文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美文 > 经典短文 > 文章内容
1

童年印象

作者: 蔡川 来源: 威宁日报 时间: 2014-05-05 阅读: 美文投稿
1
1
1
1

清明时节,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我们驱车顺着柏油路驰向老家,车窗外流溢着浓浓的春色。还未进入村子,一幅全新的风景便跃入我的眼帘。目睹家乡让人震撼的变化和熟悉的容颜,我陷入了沉思。脑海中上映着童年生活的片段,儿时的希望和梦想蕴藏着几多青涩与苍白,也承载着我珍珠般的串串记忆。蓦然回首,数十年如一日。“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有过多少朋友仿佛还在身边……”如今,我按照“格式化、公式化、社会化、服务型”的模式,重复着“五加二、白加黑”,克制着躁累烦郁,经历着喜怒哀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回想儿时的山村日月,那天然纯真、无忧无虑的日子令我魂牵梦绕。
  而立的年轮已抹去一个儿童的顽皮,以无声的流动年华将一个朴素、幼稚、贪玩、无忧的儿童装扮成了沉郁寡言的男子。回望身后,确已来路茫茫,原来男孩的踪影已时过境迁,岁月无以逆转的定律触摸往日的记忆,沿着踏过的足迹将思绪放飞。
  童年的山村,一派祥和宁静,一派素朴简单,没有公路,没有电网,没有自来水,没有机车,更没有工厂广场,整个村落藏于深山,闻不到丝毫现代的气息,似乎是与世隔绝而被人遗忘。然而这里有青山绿水,有淳朴人情,僻静的环境,既让人感到墨守陈规的落伍,又使人觉得避开烦扰而享有环保自然。那时整个山野四季常青,花开不败,确属一片纯真的处女之地,人家户坐落于起伏连绵的山腰腹地,地貌结构脉络清晰,生态平衡宜居。村边有小溪水流潺潺,山上有野生油茶、杜鹃花满山开放,林间草长莺飞,野花簇簇点缀,蝴蝶翩翩起舞,鸟儿自由穿梭,树叶熠熠晃动,青草含露微笑,树木扭动腰肢……村童在寨子里尽情嬉戏,鸡鸭在院子中四处觅食,雀鸟在房前屋后自由歌唱,一切皆是那样悠然。勤劳的人们躬耕于田间地头,每到暮色来临,炊烟便袅袅而起,牛羊迈着急促的步子冲向农家圈舍,牧童“收兵”的吆呵声在村子里回荡……
  离家两公里的地方,一间石木瓦结构的民房多有几个窗户,那便是我的启蒙学校,老师的哨笛就是上课铃声,每间教室以过道为界分为两个班级,孩子们不时交换着“旁听”老师的授课。同学们每天自备洋芋、荞粑粑、炒面、包谷花等土产为午餐,大家通常将这些食物和书本混装在一起,课本被折皱得越卷越厚,把那个叫做书包的口袋塞得鼓鼓的,沉沉的,那口袋装满的是学子们的所有希望和憧憬,没有负重的感觉。
  回顾山村刻录的童年往事,就想起吾兄和我一起走过的日子,他只长我两岁,年龄差距小,有很多的共同语言和爱好,在家是亲兄弟,在校是好朋友,共同生活,一起上学,处处相互帮助,事事一起行动。打猪草、割牛草、放牲口、捡干柴、背古诗、抓石子、捉迷藏、丢手绢、烧野蜂、捉食蚌、堆雪人、打雪仗、唱山歌、扭扁担、玩扑克、荡秋千、挑水、推磨、摔跤、骑马、爬树、凫水……是那时我们生活和游戏的主题。后来吾哥命运不好,被一场恶魔夺去了年轻的生命,每记起他即将离开人世时在病苦中挣扎的情形,我内心还有莫名的伤痛,忘不了接受生离死别的极端哀伤,忘不了挽留不住的无限遗憾。生命一旦到了尽头是那样的脆弱,医疗面对绝症显得苍白无力,无济于事。吾哥在病危时对生活还极端期盼,还存有幻想,还在祈祷......那无可奈何的目光眨出可怕的理解、祈求、失望、绝望、遗憾。他短暂的一生结束在亲人和朋友悲泣欲绝的哭声中,结束在一个布满灰色的秋天,结束在一具黝黑的棺木,回归到阴森弥漫的山野。
  多少春夏秋冬,四季交错,村民重复着耕作、播种、经管、收获的劳动。村村落落,山间地头,田间地块,河流沟畔,记录了村民祖祖辈辈为了梦想而辛勤劳作的足迹,也撒下了耕耘的汗水和收获的喜悦!
  春天的午后,按照父母的交代,承担着讨猪草或打干柴的任务,背上篾箩筐走向长满松树、杂木、杜鹃、油茶的山坡。到了山上,常常箩筐未满就忘了来时的“重任”,目标转移到其他有趣的事情,捕捉飞舞的彩蝶或野蜂,捉了放,放了捉,无数次折磨着幼小可怜的生灵。有时天色晚了仍趴在尚未翻犁的荒地里,在杂草间仔细寻觅并撬掘可以生食的洋姜洋芋,不时将“宝贝”往衣包中揣塞,直到暮色降临,方才想起父母、哥姐的叮嘱,于是迈开双腿,慌乱的步伐在那条再熟悉不过的乡间小路泛起一缕尘土。
  夏日里同伴一起在河沟边追逐嬉戏,傻乎乎地用不是鱼竿的棍棒在没有鱼的水沟里钓鱼;刮风下雨的日子,破损的布伞遮挡不住风雨,干脆奔跑于雨中享受雨的多情,被淋成全身是水的“落汤鸡”却仍然乐此不疲;天热了,几个伙伴相约到河沟里凫水,先挽起高高的裤腿,脱去塑料底白边鞋,光着脚丫拿着树枝走进水塘试探水深,突然发现潜在水里洗澡的水蛇游向腿边,便惊恐呐喊,拼命逃离。
  秋天,金秋的微风徐徐吹过,成熟的玉米随风轻摆,唱出哗哗的歌声,玉米棒子咧嘴尽笑,听歌而乐。这时也是故乡放牧的最佳季节,我们常常赶着牛羊去那个名叫长梁子的地方,那里地势空旷、凉爽,环境宜人,附近几个村寨的男女老少在逢年过节就来这个地方游玩戏耍。这里是牧童熟唱山歌的地方,那时根本不懂得什么爱情却不乏色彩:“远望妹妹笑嘻嘻,不笑哥哥笑哪些?一嫌哥哥钱财少,二嫌哥哥穿破衣。”——“妹是南山花一丛,有心跟哥不怕穷,只要二人情意好,冷水泡茶慢慢浓。”——“高坡砍柴柴架柴, 蜜蜂踩花飞上岩,妹是鲜花哥来踩, 哥变蜜蜂飞上来”……山歌调子简单易学,唱多了就自然顺口,可以自行编词,“出口成歌”,其乐无穷。
  冬天在雪中打雪仗,堆着自己都无法辨认是人是鬼的雪人,双手被冻得通红而不觉寒意,踩着随时可能掉进去的水上薄冰,毫无畏惧地大胆前行,寒冷的天气常常会使手掌、脚趾、耳朵起了冻疮,爸妈将萝卜放在炭火上烤烫贴到患处帮助减轻痛痒。满山的油茶在这个时候凌寒独自开,山茶抗击自然的这种精神,展现出一种让人敬佩的毅力,那是一种不畏严寒的生机和力量,常常采回几束含苞待放的枝头插在盛有水的玻璃瓶上,看其花开花落。
  那时,交通极为不便,没有汽车、没有摩托、没有自行车,有时随同大人走到十公里以外的地方去赶集,以人背马驮的方式运农产品到街上出售,村民们将变卖的钱买回农用物资和酱醋油盐之类的生产生活必需品,而我们只需在街上吃碗苦荞凉粉再买点本子笔墨便大功告成。一同前往的同伴们还一边步行一边欢声笑语,笑声散落在沿途必经的每一寸土地。那时候,没有烦恼,没有责任,没有期冀,没有失望,没有苛求,没有拒绝,也没有令人眼花缭乱的一切丰裕的物质,行路困难却感觉不到疲惫,赶集一趟就徒步耗时一天,却是关乎快乐的一天。
  如今遍布的新村房屋替代了曾经随处可见的茅草房,电灯取代了先前的煤油灯,通村油路形如山腰系带,又似长河过境,横贯整个山村,将村庄面容彻底改变,打破了深山的宁静。拖拉机的轰隆声掩盖了老牛的眸叫,摩托嘟嘟的喇叭早已赶走马匹哗哗的颈铃,已看不到瓦草屋顶上泛起的袅袅炊烟。经过了辛酸磨难的乡村已焕然一新,岁月沧桑而貌显精神。曾经的弯弯山路是我童年生活的画廊,蕴藏着多彩的希望,如今宽阔的道路又寄托着新的幻想。
  山村犹如初恋的情人承载了我所有童年的美好时光。儿时的伙伴都已为人父母,人是面非。人生的道路都是单行线,向前走不可能再回头,只是走的愈远愈是怀念初来时的纯真和喜悦。回望童年,就会联想故乡的过去,在这无法摆脱凡尘俗世的魔咒里,在这漫长而悠远的历史长河中无人能更改人生河流的方向,不随波逐流却也改变不了航向。环境在不断发展和变化,时空在不断塑造着人的性格和容貌,只有顺着溪流走向远方。闲看庭花自开放,静望流云任卷舒!偶尔将心安放在纯真安静的时刻,时常怀念那一去不返的山乡童年。

【读更多优美美文点击经典短文阅读www.djc668.cn
1
1
1
1
1
1
1
1
1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1
1
1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1
1
1
1
1
1

深度阅读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