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1
1

经典短文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美文 > 经典短文 > 文章内容
1

菜油和油菜花

作者: 杨镇江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4-05-05 阅读: 美文投稿
1
1
1
1

菜油像什么?像油菜花。

这是我最近得出的结论。

不知别人曾有过这个结论没有?估计没有,因为他们的辨别力已经被这个浮躁的时代削弱了。

我的发现并不是刻意观察的结果。就是在阳春三月的某一天,我像往常一样乘坐一辆大巴往返于黔西北的两个点之间时,因为只一个心思坐车,坐车时被车窗外的风景吸引后就把目光投向那闯入眼帘的画面,又在没有去想别的事情的情况下发现的。我想,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发现,若是心绪不宁或者自己驾着私家车而致注意力高度紧张,恐怕是难以发现的。

那是一大片铺展在高原海拔较低的坪坝上的油菜田,大片的金黄一直漫向天边,显得无边无际。跟杜鹃花画就的百里长卷交相辉映,这样的景象其实在春天的黔西北是很普遍的:无论你是从历史名城遵义方向还是从省会贵阳方向走进黔西北,这样的巨幅长卷都会在你的视野里铺展开来。这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花海毕节不是浪得虚名!

其实托住那大片的金黄的是花下大片的绿,而托住大片绿的又是大片金黄的土地。仔细看,油菜花的色彩跟土地的色彩很相似,而油菜的绿色就是一个过渡,一个衔接。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黄色是高贵的色彩,而金黄色恐怕就是极致了。那么,结论就只有这样一个:油菜花高贵的色彩就出自这片具有高贵色彩而又至清至纯的土地!

然而我的发现还不仅限于此。在这片纯纯的绿和纯纯的金黄之中,我居然发现了油菜花与菜油的色泽的一致性:好的菜油也是金黄色的,只不过没有油菜花那样绚丽罢了。这种差异是怎么产生的?我眼前的巨幅长卷分明就告诉了我答案:菜油虽是油菜籽榨出来的,但油菜籽却是油菜花绿色的“托”与金黄的花瓣的结合体,这两种颜色融在一起,岂不就是淡淡的金黄了吗?

据说好菜油应该是小榨油,最好是村庄里生产的小榨油。为了印证这样的说法,也为了能吃上好菜油,我两年前一个夏初找寻了高原深处的一个叫做“柳岸水乡”的盛产油菜籽的村子。

此时,村子里大片的油菜田里已经不见了金黄的油菜花的踪影,那些半个月前就成熟了的油菜籽穗子已经被农人割好扎把后堆成了一个个的小山丘等待脱粒。正在遗憾没有看到油菜花盛开的美景,却闻到了菜油的清香,闻到了我儿时在老家生产队的油榨房里闻到的那种香味。这种清香直入鼻孔又钻入五脏六腑,顿时令人觉得神清气爽之后又馋涎欲滴。我于是循着这种香味,找到了村子里一处生产小榨油的作坊。

这是作坊一个重庆人在这里办的,员工就是两夫妇和他们的一个儿子。我出现时在他们面前时,老板正在操作榨油机榨油,老板娘正把大铁锅架在柴灶上炒油菜籽,他们的儿子正在给排队等候的顾客(多是城里来的)将榨好的油装进桶里。我向他们说明了来意后,他们很快叫我进入排队的程序。我就选好了当地出产的油菜籽,称好了重量交给老板娘,然后就等候。等了两个小时后,老板的儿子也在我带去的桶里就装上了满满一桶菜油。这样的场面也像极了我儿时的记忆。

把菜油带回城里家中后,赶紧找来妻子头天买来的糍粑,切成块后放在烧的滚烫的菜油里炸。一会儿,糍粑的米白色就变成了金黄。赶紧吃一块解馋,那香味也是二十缺吃少穿时代的记忆……

我曾在某次出神的时候冒出过这样的疑问:那普通的油菜花结的籽榨的油,何以这样香呢?最近我终于明白:这油菜花每年一路走来,历经漫长的寒冬,又经暖暖的春阳的烘焙,再经“润如酥”的春天甘露的浇洒,怎不清香满乾坤呢?

人亦如此。再怎样普通的人,历经洗礼,也会跃入高贵者的行列。

【读更多优美美文点击经典短文阅读www.djc668.cn
1
1
1
1

相关阅读

1
1
1
1
1
1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1
1
1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1
1
1
1
1
1

深度阅读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