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1
1

经典短文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美文 > 经典短文 > 文章内容
1

一途两灯谜

作者: 任贵明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4-05-05 阅读: 美文投稿
1
1
1
1

离开工作岗位后,往返于大方与贵阳之间就成了一种常态。当然,唯一可选择的交通工具就是那种叫做班车的长途公共汽车。这种车自然有许多优点,譬如空间开阔视线良好,速度稳定不徐不疾,还可以听到市井之声,看到底层百态。当然不能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它最大的缺点就是慢,不足两百公里的路程竟要跑三个多小时,还不包括间或发生的大堵和不时发生的小堵。沿途的风景虽然也算漂亮,但漂亮看多了也会产生审美疲劳,便在打瞌睡的间隙把座靠上面的广告翻来覆去地研究,可不过区区百十来字的内容,怎么也读不出啥子味道来。

也是沉闷的故事大抵相似,记不起是哪一次旅途了,我对着座靠上的广告发呆,从语法或修辞上发觉没有多少发挥的空间,便突发奇想地做起灯谜来。做灯谜但广告上的词汇又不丰富,于是想到做字谜,可字谜作为最古老的谜种,似曾相识的太多了,不如做离合字,也许还有发挥的余地。于是把每一个字都拿来拆,可并不是所有的字都适合拆。消耗了很多沉闷的时间,终于逮着了两个适合的字。

一曰望。亡月王望、亡月望王、月亡王望、月亡望王……要么意思不连贯,要么找不着合适的面。哦,王亡望月或亡王望月,一下子想到了李煜李后主,他不是有“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吗?以“故国不堪回首”挂面,不是很贴切吗?南唐的李后主被称为风流才子误为人主,他的这阕虞美人可是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这正是他国破被掳的辞别宗庙之作,此面一出,“亡王”之意便出,至于“望月”,原词没有直接表现出来,可“回首在月明中”,少不下抬头怅望星汉,低头感叹家国。至于不以全句挂面,一则避开露白,二则有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余味。

二曰忘。相对而言,这个字好拆多了。忘亡心、忘心亡、亡忘心、心忘亡,对,就用“心忘亡”了,有连贯的语义,剩下的就是找面了。也许还得感谢李后主,从李后主便联想到刘后主刘禅,就是那位扶不起来的阿斗。蜀亡之后,阿斗被司马氏所掳,封为安乐公。此公自然与李后主的风流倜傥多愁善感不可同日而语,当了俘虏之后,无非享受点居有屋、食有肉、行有车的优抚条件,便直把他乡作故乡了,司马昭故意在一次宴会上安排蜀地的歌舞表演,刘禅的随从表现出谙黯然神伤的思乡情绪,刘禅却对司马昭说,此间乐,不思蜀。后世把刘阿斗作为历代昏庸君主之极,也有人认为,阿斗这是勉从虎穴暂栖身的保命之举。于是我以“此间乐,不思蜀”为面,射离合字“心忘亡”,意为刘禅在心里忘记了自己的亡国之身。也许有谜友以为用成语“乐不思蜀”挂面也可以,余以为不可,前者为史书中的原句,直指刘禅之事,后者为前者演化的后起之义,意旨宽泛得多。

有趣的是,两字“望”和“忘”同韵,两谜的用典亦相似,李煜李后主、刘禅刘后主,均为偏安朝庭的亡国之君,可作双璧。两谜均以成句为面,雅趣自然,扣合上除依面上明扣外,又靠典来补充暗扣,通过大会意扣合,自觉天成。记得余十多年前曾参加过福建三明的一次征谜活动,依照主办方提供的谜材,花了几天功夫做了十多条灯谜寄去,除两条谜勉强忝列外,竟无一问鼎之作。余后观之,所谓获奖之作,绝大多数以成句为面,扣合上既无节外生枝,亦无遗珠弃璧,感觉浑然一体。于是以为,灯谜起于民间为谜语,后有文人雅士的介入,引史引经引诗入谜,始得雅趣,置于宫灯之上,是为灯谜。故为谜虽为雕虫小技,在只言片语间当亦有大气象,才有文化味艺术范。

最后才觉,此两谜既为佳构,放量时空而去,或许早有人谋得,自个儿沾沾自喜,却有被讥为拾人牙慧之虞。但转念一想,灯谜非鸿篇巨制,断无剽窃之必要,谜事既为趣事,撞车也为趣事之一,可收英雄所见略同之乐。

【读更多优美美文点击经典短文阅读www.djc668.cn
1
1
1
上一篇:菜油和油菜花 下一篇:我的军人梦
1

相关阅读

1
1
1
1
1
1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1
1
1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1
1
1
1
1
1

深度阅读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