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1
1

文艺荟萃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艺荟萃 > 文章内容
1

水西古城的动人魅力

作者: 李元章等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4-05-05 阅读: 美文投稿
1
1
1
1

黔山巍峨,历史悠久,自古就有“水西要塞、贵筑屏藩”之称。这里,山川秀丽,物产丰富,民风古朴,自古就有一枝花的美称。

黔西,在战国时期就已纳入秦王朝的夜郎县,从此各王朝对这一地区实行管制。这里自然条件良好,是著名的山水名城,水西之都。这里翠绿欲滴,瓜果飘香,是国家烤烟、生漆基地县和油桐基地县。这里稻米饱满、圆润芳香,高粱、大豆高质优产,油菜金黄飘香。绿兰紫大豆含蛋白质居全省之首。茶叶清香甘甜,清朝兵部尚书李世杰将化竹茶上贡,乾隆皇帝品尝后赞不绝口。这里荣称“爬山虎”的黔西马已纳入《中国马品种志》。这里,矿产资源丰富,已探明的有煤、大理石、重晶石、高岭土等20余种,煤质优而量大。

黔西古建筑遍及全县各地,而今保存完好的观音洞、寿福寺、撞钟山、观文塔、李世杰牌坊等文物古迹充盈着深邃的民族历史文化内涵和精湛的建筑艺术。这里遍布风景名胜古迹: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沙井观音洞;有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甘棠汉墓群;有借明朝王阳明先生走进名著《古文观止》的象祠;有百里杜鹃国家森林公园;有国家旅游资源民族风情的东风湖景区;有省级旅游资源元明清历史文化遗存的水西公园。还有水西湖、索风营峡谷、柯家海子、大海子等20余个景区景点。

黔西是一块“风水宝地”,孕育了李世杰、蓝芸夫、蓝运铮、易才学、郭兴科等杰出人物,在黔西的土地上居住着汉、彝、苗、布依、回、满、白、仡佬等民族,各民族同胞勤劳、勇敢、聪慧、善良,热情好客。黔西不仅山川秀丽,历史文化遗产丰富,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很著名的。黔剧(文琴戏)是贵州的代表剧种,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黔西的花灯、音乐、舞蹈、诗歌、小说、散文、书法、美术、摄影、灯谜、征联、民间文学等也是具有一定影响和名气的。

城区有母亲河奔流,坦坦荡荡,气势磅礴,母亲河钟情此城得天独厚、得水独秀。奔腾不息的南门河水,静静地从龙凤桥下缓缓流过。巍然耸立的玉龙山,默默地看着三千多年来,这座古城的岁月沧桑和今日的地覆天翻。这画卷,让我流连忘返,这诗篇,让我心弦震颤。五色斑斓的黔西春天啊,让我泪水含满了双眼。我热爱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我眷恋我的家乡,恋得缠绵……

日观母亲河的两岸,灿烂高楼林立,恰似兴义万峰林;夜登水西公园后山巅,低头观看辉煌万家灯火,宛如重庆朝天门港湾。啊,走遍母亲河上下,可见母亲河钟情于一座古老城市是如此地缠绵。翻遍万卷史册,谁见过水西古城像今天这样充满生机与绚烂。

我有一百首诗歌,要用一千行诗句,歌颂黔西民众的心愿;我有一千幅画卷,要用一万枝画笔,描绘我春天的家园;我有一万亩花园,要有三百六十朵鲜花,将2014年的春天精心打扮,深情装点。水西锦绣,风光无限,沿河两岸,气象万千!此刻,我的心真的翻卷着万丈狂澜。是的,用一万支画笔也难以描摹这座古城的动人魅力,是的,写一千首诗歌也说不尽母亲河畔,春风杨柳万千条的深刻内涵。朋友,让我的思绪稍平静一些吧。就让我们捧起酝酿了三千多年的这杯美酒,礼赞今天这个激情荡漾的迎春诗坛,那就让我献上一束情真意切的心香花瓣,让我们一起编织一个地久天长的国泰民安。

“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玉龙山巅高万丈,乌江滔滔谱新篇。和谐社会千秋颂,唱我黔西一万年。

流动的夏夜

□ 黄 泽

满天乌云越积越厚,最后把闷热的黄昏给罩在一片漆黑里。石板地下发潮,人摇着扇子光着脊梁也还是觉得热得发慌。这样的夏夜,正好抓泥鳅。故乡十里水田,坡头、湾岔、溪沟,每到这个时候,夜间总是这里一束,那里一团,灯笼火把在夏夜四处流动着。

山里人用废铁丝编一个大罩子,搁上几块松明子,用一根竹竿挑起,这就成了一个简易的灯笼,也叫“灯罩子”,这种灯罩子烧的是松明子,很亮,也不怕风吹,像流动在夜间的篝火,也像是大山深处夜间里飘游的流星。

泥鳅平时藏身在水田里,不轻易见人,如果受到什么惊吓,一下子就钻进淤泥里,溜得飞快,很难抓住。可是一到夏夜,它们却经不住闷热,纷纷钻出来,横陈在水面上乘凉。它们和很多动物一样,都有趋光性,晚上见到灯火,一动不动,睁着那双黑红黑红的眼睛瞅光亮,像个呆子一样,傻傻的。

夜间抓泥鳅一般是两个人合伙,一个人照亮,一个人用“马钳子”扎取。“马钳子”一般用两块三尺来长的厚竹片做成,把竹片一端用钉子固定,做成一个活动的剪刀状,然后在上面用小锯子锯上一些齿口,那齿口又细又密,对准水田中的泥鳅扎去,保管十拿九稳。只要勤快,一晚上可以扎好几斤泥鳅。

背篼里的松明子一块块添助着火势,减轻着重量。鱼篓里的泥鳅活鲜鲜地一条条不断增加着份量。一小坝田只够一个灯笼照明搜寻,别人见那里已经有人了,也就不再来凑热闹,抢地盘。松明子火团总是静静地在夏夜里飘动,飘动。

泥鳅多的时候,抓鳅的人一门心思放在水田的泥面上,发现、瞅定、照准狠扎,满眼里只有泥鳅。有时泥鳅少了,不免伸直了腰杆望望四周,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只有这一团火球在孤独地飘动。夜,出奇的静,偶尔松明子噼啪剥炸一声,更烘托出四野的寂静。远处隐隐约约有个什么声音在咕咕闷叫?是猫头鹰。看,那边一团火光在飘动着,忽闪忽闪的。是哪个鬼鬼祟祟的想来抢生意呀?这里泥鳅不多,就那么几根田坎,你扎我扎,哪经得起几个人扎?不对,那火光怎么发蓝?那么幽幽的忽隐忽现,不像是扎泥鳅的。那是赶夜路的么?

鬼火!一个意识。扎鳅的人立刻顿时后背就有了凉飕飕的感觉。想着这会儿要是多有几把火就好啦,泥鳅扎多扎少是次要的。但是再看看,四周没有其它人。那蓝幽幽的鬼火,你走,它也走。心虚起来,可是也不起作用,听说鬼怕横人,怕人反手,身子就不自觉地反过去,左手捡起路边的石头,反身向那火扔去……

要是遇着这种情况,保管你会立刻逃之夭夭,等一身冷汗地跑进家门的时候,还在不停地喘着粗气。那一夜,少得了好多泥鳅。

比扎泥鳅还更刺激和更让人激动的,是夜里打着“灯罩子”去捉岩蛙。岩蛙是一种体态较大的蛙类,它的声音叫起来“砰砰砰砰”的,好像在敲梆子,很远就能够听到。

岩蛙常常栖息在山溪石穴中,吃小虾、水虫子,不爱到稻田里,所以益处不大,也没有什么坏处。我的家乡是乌江上游的一条支流的发源地,小溪水凉、沟深、坎高,幽暗阴森,很少有鱼,岩蛙就是那里的“鱼”,是能陆能水的活山鸡,这“山珍野味”肉香味美,营养丰富,据说还能舒筋活血,因此深得山民们的喜好。

岩蛙平时大多蹲在潮湿的岸边,悠悠地叫着“砰砰”的声音。它不但能潜水,还是跳高跳远的冠军,一旦受到惊扰,就会警觉地从几米十几米的高处乒乒砰砰地跳入水中,潜伏起来。山溪水潭幽深莫测,小石洞、石缝穴这时都成了它的避难所,要想找到它可就真难了。

摸岩蛙总是让人头皮发麻。岩蛙眼鼓嘴扁,腿健蹼宽,要是你把手指头伸到它面前,它就会毫不犹豫地紧紧地箍住,要想取开,可得费一番力气。我就亲眼看到过岩蛙箍蛇的功夫。蛇是蛙类的天敌,一般青蛙见了蛇,只有奔跳逃跑、凄然惨叫的份儿,即使这样也还是难逃被吞食的命运。岩蛙却不然,它平时力大很大,坐蹲石坎,鼓鼓的双眼射出蓝里发红的荧光,下颌不紧不慢地翕动,那仇视一切的神态,一看就让人生畏。岩蛙一看到蛇,就会飞身起跳,直扑过去,用自己的一双前腿使劲抱住蛇的“七寸”,任凭蛇掀、滚、甩头、弹尾,什么招数都用尽了,也还是没有用。它的双腿如钳,加上它运气鼓气,不一会儿就把蛇箍死了。有的人家还在屋旁水边养几只岩蛙防蛇。

夜晚,两个人做伴,打着“灯罩子”,到山溪沟畔去寻找岩蛙。一盏灯火,一团火光,在溪边沟畔流动,过跳岩,攀石壁,探石洞,照啊照啊。岩蛙和其它蛙类一样,也有趋光性,紧盯灯火,一动不动,翕动着下颌,不跳也不藏。从它的身后拦腰抓住,用绳子捆好,抓一只,捆一只,最后连成一大串。大的岩蛙让人觉得眼红心跳,拿起来沉甸甸的,像一只肉鸡,脚上都长满了刺。小岩蛙溜溜滑,拿上手不及一握,放入深沟里,再“养”它一段时间。一杆松明子火光,一只竹编的鱼篓,采蘑菇般的,一条沟一条沟地搜寻,目光似火光,你就会收获到一片希望和喜悦。

山民们风风火火扎泥鳅,捉岩蛙,一种消夏的夜文化生活,一种消遣。这样,在故乡的田野上,就形成了一个流动的夏夜。

旅 游 二 题

□ 杨富华

掉队拦车游阳朔

过了“五一”劳动节,我和妻子策划已久的旅游生活开始了。5月12日,我们从六盘水站买了直达上海的特快列车票,经过一天的快速行驶,第二天凌晨3时许来到闻名遐迩的桂林风景区。

妻子是破天荒第一次出远门,我领着她游芦笛岩,玩叠彩山,登独峰,攀伏波古亭……一晃三日过去,第四天是阳朔一日游。

清晨,我们来到漓江码头,泛舟而下。

漓江两岸,田畴似锦,奇峰连绵;清澈秀美的江水泛着粼粼波光,时儿溅起几朵浪花,拍打着船缘。苍葱翠绿的八马山,雄奇多姿的书童山使人目不暇接。游船下午两点过才到达阳朔。按预约时间不到一小时就得换乘汽车回桂林。我们在潮水般的人流中旋了一个圈,还没找到乘车地址,时间已超过半小时,所有的客车都开走了!咋办?今晚赶不回桂林,两张直达上海的通票就泡汤啦!正当我们走投无路之际,前面来了一辆大客车,我俩像截木头棒子直矗矗地插在路中间。客车“嘎”的一声停下了!司机怒吼起来。我自知理屈,立即堆上笑脸说明拦车原因,又把那张“一日游”票给他看。司机是个和霭可亲的中年人,二话没说,欣然打开车门让我们上车。

车开到一个小镇,司机停车让大家看风景,并再三叮嘱:“15分钟,别掉车啦!”

没想到妻子好奇,直到开车时间还没回来,我急得六神无主,一边挡在车门上,一边给大伙说好话。大伙耐心等了七八分钟,妻子才抱着几个黄橙橙的大柚子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司机没有批评她,却风趣地说:“车等人,时间不等人唷!”

在华灯初上的时刻,我们终于回到桂林。当晚又乘上列车,向着东海之滨飞驰而去……

感受桂林风光

在如诗如画的桂林旅游是非常愉快和舒畅的。桂林山水尤如一幅天然优美的图画,我们好像就是画中人,随着江面上飘泊的小舟,一步一步地渐入仙境。难怪诗人陈毅题词云:“愿作桂林人,不愿成神仙。”

我在桂林玩了几天,观赏了不少的名山胜景。特别是漓江癸水富有诗情画意,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使人废寝忘食,游途忘返。自古以来,有不少文人墨士在那里留下珍贵的笔迹,多数是赞赏祖国美丽的河山从而抒发了自己的感情。可是,我在桂林一家豪华宾馆里竟看到一个游客留下的笔迹是这样写的:“桂林山水一般化,桂林山峒甲天下”。又有一则如此题道:“道貌岸然,其实无意”。

这两个游客观赏桂林风光之后抒发了各自不同的观感。最初我以为是他们无聊,信口雌黄,胡写乱画。后来仔细三思,才从中悟出一定的道理。原来观赏名山胜景跟欣赏一篇高雅的文学作品一样,文化层次的高低与各自的观感也有千差万别。更重要的是人的思想感情变化,所谓在什么山中说什么话,吃什么水发什么音。从这里,我才真正体会到人的思想感情能超脱于天下任何美妙的名山胜景,关键在于文化底蕴素质而体现正直的人生观。

我对这两位游客不无褒贬之意。我在桂林游览几天之后也产生了思乡念友之情。自古以来,谁不说自己的家乡好。凭心而论,我的家乡远不如桂林。但是,我仍然热爱我的家乡!我把家乡喻为“慈母”,而把世外的美景视作“亲朋”。我们出外去游览名山胜景,好似出去走亲访友,迟早终究要回归故地。又道是,别处的金窝银窝不如家乡的草窝。那么,如何把自己的家乡建设得更好美好,让父老乡亲们都过上幸福美满丰衣足食的快乐日子,这才是我们奋斗的目标。

三道河之行

□ 觉俄卡如

对于三道河这个地名,我还没有去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过了。原因是很多年前,我家乡有一位姑娘,嫁到了这里。再次提起三道河,是2012年冬天,采写关于作家罗勇,题为《文学是心灵的眼睛》的那篇通讯的时候。2013年,为了采写一个二十多年坚守教书育人岗位的代课教师,也曾骑着破烂不堪的摩托,往返穿过三道河。可那次,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什么也没来得及留下或想起。

记得在采写《文学是心灵的眼睛》的那篇稿子的时候,我是很想到作家的家乡亲自体验一下的。我想看看三道河到底是什么样的河。想看看这条河流养育的作家,是如何在大山深处响亮地喊出《我是差生》之后《擦亮阳光》进入《爱情选择题》的,他在“人海里的弟弟”还好吗?遗憾的是由于众多原因,终究没有去成。这心便欠欠的。想不到这个春天,罗勇说,计划邀约一班趣味相投的朋友,到他的家乡走走看看。实话实说,自从干上所谓的县报记者之后,那儿有个什么活动,我是巴不得去的。可是那几天,家里有一点事情,须得去处理一下。最终,在和父亲交流沟通之后,我推迟了回家的时间,得以三道河之行。

那天是3月8日。车子从县城出发,穿过焕然一新的威宁经济开发区后,向小海直奔而去。时令已是春天。广袤的威宁大地上,处处充满着一片生机。路旁的一座座山坡上,万木已经吐出了星星点点的绿;一年之计在于春,地里,勤劳的庄稼人,早已经在忙碌开了。

抵达三道河的时候,热情的阳光从蓝天白云间伸手下来,无私地抚摸着一行人,也无私地抚摸着这里的一草一木,这里勤劳善良的人民群众。我们一行在三道河小学宽阔的操场逗留片刻后,沿着其中的一道河,向三道河的心灵深处“游”去。

说是其中的一道河,其实是一条汩汩流淌的清冽的小溪。我不免有点失望。不过从溪两岸的高山大沟可以看出,很多年前,这里应该森林茂密,河水湍急,要不怎么叫河呢?我在心里这样想到。

“沿溪行,忘路之远近。”于是,我们一群老大不小的朋友们,暂不管那么多的红尘俗事,放松身心,纵情山水之乐。哲人说,智者乐山,仁者乐水。我虽不是智者,也不是仁者,但山水之乐我还是喜欢的。爬坡,下坎,涉水,拍照,啃卤鸡爪,吃“吹灰点心”,喝酒,划拳……不知不觉间,夕阳已在山那边挥手说再见,一天的时光便匆匆溜走。

返回的路上,一行朋友醉醉醺醺的。是醉于三道河的山水,抑或是醉于朋友们的热情?我不得而知。也许二者皆有。

这年头,由于工作节奏的加快,发展步伐的提速,习惯了朝九晚五的我们,是很难有闲情雅兴的。人生短暂,该乐同乐。回来的路上,同行的朋友们说。

是呀!人生苦短,何乐而不为?况且不但有朋友管吃管喝,还可以尽情游山玩水。天下哪有这么美好的事情呢?

遗憾的是这次三道河之行,我只看到了其中的一道河,另外两道没有看到。如果下次有机会,其它两道河的风姿,我无论如何还是想一睹其风采的。尽管这些年来,由于意料之外的事接二连三地发生,导致这颗心老是无所适从。

这个机会应该还有的,一行朋友们的热情告诉我。

那些和故乡有关的往事

□ 陈 霞

三月末的某一天,窗外院子里的雀鸟叽叽喳喳地叫着,我被吸引着走出门来,院子里的樱花竟也开得如云烟般繁盛,又是一年春好时。

回忆如春草,一夜疯长。

正月初三,我坐在前往故乡的车上。

窗外阳光下的油菜花,正往愈加灿烂的样子赶。冬日灰黄败落的乡野残景衬托得延绵在路两旁的大片油菜花越发的生机勃勃。

某些久远的画面似乎从沉睡中苏醒过来,在脑海里忽远又忽近。

下了车,我拖着行李箱,缓缓行走在通往老宅的路上,西下的阳光一路尾随。待到达爷爷家的院子前,临坠山头的夕阳使劲了最后一点力气,撒一点阳光温暖了院子对面的一坝菜花,随后归于寂灭。

走到院门边,赫然看见爷爷悄无声息的躺在堂屋中央板凳架起的木板上。

想起爷爷奶奶临回老家前和我们一起吃晚饭,谈到急于回老家的原因,他说:“要回家为奶奶准备后世。”我悄声央求他,不要当着奶奶的面说不吉利的事情。他回到,“怕什么呢?老来走老路,这么大年纪了心里明白的。”谁曾想,不多久,与我们天人相隔的,竟会是爷爷。

其实,从小到大,和爷爷奶奶的交集并不算多。

每几年一次见面,每次不超过十天。

正月初五,和一大帮家人族人浩浩荡荡的走到河边的空地进行祭奠逝者的“游城”活动。我指着离岸边一个10来平米的坑对旁边的堂妹说:“以前爷爷就住在那里”。

堂妹惊奇地说:“是吗?你还记得哦”,随即转身问住在附近的堂姐。堂姐回道:“是的,那是爷爷家以前的牛圈坑,又问我:“你好小好小的时候来过吧”。

我一下子想起那些如梦般的往事:几岁的时候到爷爷家玩。那时候大伯家住在爷爷家附近。堂哥堂姐养了2只兔子,我每天去看,叫堂姐把兔子给我抱一下。有一天按捺不住好奇心悄悄打开笼子看,结果兔子搜的一下窜出来。大伯、堂哥狂追了半天,也没弄回一只。堂姐直哭,跑去跟爷爷奶奶告状,使我被训斥一顿。

又想起圈坑前有一个水塘,养了好多鱼。爷爷穿了黑色长雨靴,手里拿个一尺多长的网兜,站在鱼塘中央。我站在水塘边,看到哪里冒泡泡,就指:“鱼!”爷爷一网兜下去,保准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在网兜里死命挣扎。当天就有美味的鱼可吃了。

每天捞鱼和吃鱼的美妙日子一直持续了好多天。以至于我回到父母讨生活的县城后,一到下雨天,看到门口石子铺就的马路上哪里直冒泡泡(通常是一个马路坑),就猜想下面一定有条好大好大的鱼。拿根树枝或者干脆徒手一直挖一直挖。结果当然是没有挖出鱼了。但是我不死心,发动了周围的邻居小朋们一起动手,丰衣足食。

于是那个多雨的夏天,门口马路上的坑多了很多,大了很多。

还想起堂哥跪在地上,让我踏上他的背,抓着牛角骑到水牛背上那一刻的刺激和欢喜。

那时候爷爷家的房子样式为老式的三开木房:中间是堂屋,左右两边是各分成2间的厢房,房子后面还有杂物间和茅厕。右手面是牛卷坑和猪圈,左手面是鱼塘。小孩子不能上桌。每次吃饭我都拿了一只碗,在大饭桌旁边的小饭桌或者在堂屋门口的石凳上吃。

房前屋后有很多梨树、桃树、杏树以及松树,大部分生长在野外,父亲少年时上山放牛,顺便挖回来的。这些树,让我心里充满了富足感。堂哥堂姐们总能像电视上的猴子一样利索的爬到树上摘水果,再风一样的逃掉。个头小又有些胖的我,连到自己腰部就分支的矮枝桃树都爬不上去。不过我也不着急,因为一会儿奶奶就会出现,她似乎总是有各种各样做不完的家务。看着我费力地仰着头巴巴地看着枝头的果子,奶奶笑一下,把手在围腰上擦一擦,摘几只果子兜在围腰里,到那股从山上引来的似乎永不停歇的“自来水”边洗一洗,我亦步亦趋地跟着。不一会就可以一个人坐在堂屋门口的台阶上美滋滋地大快朵颐。

夏夜,夜空格外明亮。似乎再多踮踮脚,再伸伸手就摸得到星空。我为此努力过几次,甚至爬到阁楼从窗户伸出手去,企图摸一把那颗最闪亮的星,每次总差那么一点点。某天,我发现个奇怪的现象:我走,月亮和星星也跟着一起走;我猛地左右晃,它们也同步移动;我停,他们也停……不离不弃,相随相依。为什么老跟着我呢?月亮星星们如此喜欢我吗?后来听其他小朋友说月亮星星也会跟着他们走,才恍然大悟,原来它们对每个人都一样的惦念。

某个夏初,蹲在院子外面的马路牙子上,看奶奶和一帮妇女挽了裤脚,排成一排插秧。她们一边插秧一边叽叽喳喳边聊东家长西家短,不时哈哈大笑,让我觉得做农活如此有趣的。

又是一年春好时。想必,故乡那漫山遍野的桃树杏树梨树,早已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开满了花吧。

 

【读更多优美美文点击文艺荟萃阅读www.djc668.cn
1
1
1
上一篇:纳雍宣慰府建筑年代考 下一篇:没有了
1

相关阅读

1
1
1
1
1
1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1
1
1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1
1
1
1
1
1

深度阅读

1
1
1